江西高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艺苑

遂 川 行 ——摄影采风之二

日期:2014-08-26 【字体:

——摄影采风之二

   ●高能地产 张 宇

从小生长在小镇上,虽说山青水秀很美,却很向往灯红酒绿的城市,如今生活在喧嚣的城市,却又常常想起乡村的景象。工程局摄影兴趣小组到遂川左安采风,我兴奋地加入了这支由24人组成的队伍,但心里觉得自己有点打着“摄影”的幌子,想体验另一种生活更确切。

5月25日,我们由南昌出发,车行五个小时,终于到了遂川县城。远远看到几个婆娑的采茶女雕塑,大红的身姿像是在为客人们热情舞蹈,那首“同志哥,请喝一杯茶呀请喝一杯茶,井冈山的茶叶甜又香呀甜又香”倒是挺应景的,我不禁按下了此次活动的第一下快门。遂川除了是革命老区出名外,还有就是当地远近闻名的起源于清朝的狗牯脑茶,在这里你很快能感觉到当地的茶文化建设,街道的隔离带中每隔一段就有一个茶壶和茶农制作茶叶的雕塑,出城环道上,还有一尊巨大的手握茶经的陆羽像,由此可见遂川人也是与时俱进的,当初他们知道夺取枪杆子创立自己的红色政权,如今也懂得源远流长的茶文化对当地的经济及人民生活的不可或缺。

听摄友说,前不久遂川左安被评为全球最美十大梯田之一,我们可是慕名而来。汽车慢慢驶入山区,很多很多的弯道,真如歌曲唱的一样“山路十八弯”。向导蓝老师介绍说,之前这里旅游客很少,道路没有指示牌,如果没人引导,要想顺利到达真不容易。蓝老师家在左安镇,他说到了左安汽车还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看到梯田。

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眼前的梯田并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有视觉冲击力,可我坚信“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这句话,希望自己能迅速长出一双“艺术”眼,发现常人不易发现的美。我紧紧跟着两位资深摄友爬上半山腰,他们支起了三脚架,我想这里应该就是最佳摄影点,我开始请教如何调整相机,他们说了不少,可我一知半解不太明白,只能按自已理解去做。既然是拍梯田,我理解梯田、耕梯田的老农,梯田傍的泥巴房子都可以拍。我在那条一两百米的羊肠小道上来来回回了N趟,按了几十下快门后,转头看两位老师,一位还在不远处站着,一位则扛着三脚架向山路纵深走去。看了看眼前布满牛粪和杂草的泥泞小路,我选择了撤退,到山下看看吧。

这里就是个大山洼子,四周绵延起伏的高山有一半被开垦为梯田,中间低矮处也是稻田,农民把自己的家安在山沟里,天气热,但山里风大,吹得倒也舒服,在山沟里转了几圈后,我“收工”了,远远看到蓝老师,赶紧上前跟他聊几句。蓝老师说这里比较闭塞,人们还没有搞旅游经济的意识,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可忙坏了几个乡干部,乡长碰巧不在家,乡支书带领着文书及家属在准备我们的晚餐,支书是位女同志,三、四十岁,高个、斯斯文文,和平时在影视剧及生活中的女干部不大一样,说话声音不大,不张扬的样子, 做事倒很麻利,灶前灶后唱着主角,乡长爱人只是打个下手。 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在来回跑着,我顺口问:几岁了?大的女孩回答说:十岁,弟弟六岁,是跟着文书爸爸来这里玩的。看着他们我不禁想:现在城里的孩子看上去总比实际年龄大很多,可这里的孩子怎么比实际年龄显得小好多呢?小男孩没有上学,只会说当地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他偏偏特别爱说,叽里咕噜一个劲说,一旁的姐姐则不停地帮他翻译,我拿了点小零食给他,小家伙讲得更欢了,说他家在山那边,他们跟爸爸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这里帮忙,然后他俩领我到乡里只有一间教室的小学校。姐姐说一、二、三年级的小朋友都在这个教室上课,今天正值周末,否则我真想看看老师是怎么同时给三个年级的学生上课的?小女孩已经读四年级了,要到另外一个地方上学,离家二十多里地,每天跟着更大点的孩子一起走,早上五点多就要出发了,下午再一起回来。我有点心酸:山里孩子读书真不容易啊,如果再要读出点名堂就更不容易了。

天快黑了,大家聚在乡长家门前的平台上等饭吃,几个摄友这时才回来,看到有人唉声叹气,我问:怎么了?原来他们几个一直在山上等拍晚霞映照下的梯田,可等到六点多了也没有迹象,想必今天拍不到了,就缓缓下山了,可没走多远,突然霞光万道,一下子把半边天都映红了,于是又狂野般往回跑,但一切已是徒劳,只有始终坚守在原地的两位才拍到了最美的画面。有点羞于安慰别人,我一时无语,不禁问自己:难道 “艺术眼”会自动长出来吗?

晚饭后大家继续七嘴八舌地讲着白天的拍摄心得,有几个相约:晚点再出去拍星空,几个女士被领到乡长哥哥家,今晚我们要在这里住下,老俵开始烧水,柴火灶大锅,水开了大家轮流提到旁边的小屋里洗澡,冷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洗完澡,没什么可干的,就各自回屋睡觉。老俵在堂屋的过道上放了个很高的马桶方便我们晚上使用,一张床两个人睡,很厚的被子,所有这些让我仿佛有穿越到几十年前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听到蚊子在“欢歌”,身上奇痒,听了一下同床人的动静,还打着鼾,我没开灯,也没敢太多地翻身,心想:等它们吃饱吧。可觉得等了好久,“嗡嗡”声依旧,身上依然奇痒,我有点气急败坏,但又无法发作,黑漆漆不知时间到了几点,只在心里呐喊:“天快亮吧!”屋外“呼呼“的风声回应着,其它什么动静也没有。我想如果天快亮了,那公鸡总该叫吧?可它们怎么还不叫呢?不由想念起小时候深恶痛绝的“周扒皮”来。。。。。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两声公鸡的叫声,我向窗外望去,还是没有亮光,“鸡都叫了,天亮还会远吗?”一直烦躁的我此时终于平复下来。

再一睁眼,同床的不知何时已经起床,天没有那么黑了,听说很多同伴早已上山拍日出了,我赶紧收拾好,老俵嫂指了一条到对面山峰的近路,我们几个落后分子一起出发了。开始还指望找到那几个老师,可山路看着近走起来那叫一个远啊,我们自起炉灶吧,选一个点,边照边等着东方太阳的升起,天边的鱼肚白慢慢出现,太阳却始终躲在云层后不愿出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旁边两个不相识的看似高手的人说:回去吧,今天拍不到了,太阳已经很高了,只是云挡到了。看看天,好像有道理,我们悻悻然也相跟着下了山。

一直以来,我总认为摄影是个好职业,玩着玩着就把工作给完成了,游山玩水的,多让人羡慕,可这次的体验让我为曾经的想法汗颜,不说别的,就是那加起来几十斤重的几个镜头及三角架走到哪就得背到哪,足以让许多人却步。。。

此时我打心眼里向那些为了热爱的事业和爱好愿意不懈付出的人们致敬!

友情链接:

@1997-2017版权所有:江西高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赣ICP备07501561号

技术支持: 南昌网络公司 珠峰科技

友情链接:传奇彩票  凤凰娱乐彩票注册  拉菲彩票  金誉彩票开户  W彩票开户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